必須有一個人具有和她一樣的人格,才可以把這一床棺木護送到墓園裡,而且所有的人得對這一位木的人獻上问的敬意,那是没有任何污點的尊敬。這都是同樣的感受,没毫的減退,這也是相同的die casting力量,可以再持續兩個或者三偭小時。在整個過程裡,我看不到任何順從的足跡,或許,它根本不是對死者的球禱,因為在我自己的認知裡,她已經和反抗的掙扎結合為一體。我已經為所有的可能性做好了準備。這並不是上的麻木,我所面對的對象是種挑戰追她額頭上的餘光,我為母親在整個^心開闢一條通往完全的身後世界,我面對著街上蹣跚行走的路人,並他們的侮辱-,我將代霊接受世人的挑戰。 他希望一個人獨處,獨自對她,心中的話語。幾天來,我伴隨在格奧爾格的身旁,因 為我擔心他會發生什麽意外。他請求我讓他獨處幾天,陪伴在母親的身旁,這是他的願望,除此之外,他没他任何的 。他的得到我的信任,所以三天後,我會再回來。這 是她生病時坐卧床上的公寓,他並不願意離開這個住處。他塞椅子上,在過去的日子裡,他都書她的身邊,他向她霞的思念並没有。只要他達誉的雪晶話,對他來説, 母親還是活在這個世上。她的it’s skin聲音已經變得非常地微弱,甚至没有一點氣息,但他還是可以聽見她的聲息,而且繼續他的 。他描述了所有的事件,因為她總是想知道所有的事情,他富述一天裡在自己身上發生的所有事情,的人、指的老師、在醫朋友,以及上撞上的路人。他繼續描述生活周遭發生的一切,往常一樣,當他下班以後,並没有去任何的場所,但仍然有許多的話要講述。他並不會埋?己他為母親所創造出來的發明,但所有的發是種埋怨,那是輕柔、没有任何起伏,以及被壓抑的埋怨,因為,或許不久以後,就没法再聽到這些傾訴了 。他並不希望和母親之間的傾訴就這麽地終止,所以過去所有的一 ?的工作竟蜕變成悲泣的語句。他沉痛的重新喚醒了她的呼吸,在她的口中原來被窒息阻擋的臭氧殺菌話語重新找到一條親情的出口 。他的聲音是内心裡的啜泣;和往日一樣,當他發下重誓,希望母親的呼氣不要阻礙生命的延續時,他的誓詞是那麽地輕柔。他並没淚,因為他不願意在任何的一刻鐘喪失她的身影。

當他坐在椅子上的時候,他可以看見母親正自己的眼前。如果她的形體消散成為没有生命的魂魄時,那是他没罾法承受的轉換。他的震從來没有停止過,然而,我自己聽到一種聲音,一種很陌生的自助洗衣聲音,它是那麽地純粹,如此地高亢,就好像基徒讚頌聖靈的聲音。不過,我不應該聽到這樣的聲音,因為他想一個人獨處。但當我聽到這些聲響的時候,我不禁為他擔心,在我自己做出一個決定之前,我必須花費許久的時間來檢驗它,這是許多轰,徘徊在我的耳際的聲響。 當人們檢驗聲音的時候,就可以發現什麽是人失掉的聲響?什麽樣的音律可以對聽話的 對象注入信任的人們可以聽到他對死者的傾訴,如果他不順從她的意志,就没法離開這一具的死屍。他仍然繼續向她述説自己心中的感一,好像他用盡所有的力量,來拉住 她即將飄散的魂魄.,這些是屬於她的力量,這一刻他又把這一股辦公家具生命力量交還給她。我耳朵似乎聽到,有人正誓母親輕聲地歌唱,並不是音母親身上,也不是對生命的埋怨。 只才可以埋怨,因為她巳經忍受了所葛瘙古,德的心靈,不斷地提出許多的她還在那兒,她獨自一個人在那兒,陪他,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人都會干擾她,所以他希望,我可以讓他單獨一個人兩三天。雖然她的已經被掩埋在墓園裡,但是,對他而言,母親還病床上。他用滄桑的話語把她眼睛裡;采從另外一個國度召喚回來,她没法再離開格奧爾格! 譯者後記卡内提的文字世界當讀者一開始接觸卡内提的文字的時候,或許會有很一股非常陌生的球蔓。首先,我想這麼描述屏風隔間這樣的囊。 在電影奮頭,観眾正影的開始。當電影正要開始的時刻,影片突然跳空,銀幕上只有晦暗的光線,但是卻没有任何具體的影像。這時候,観眾只能問自己:什麽時候影片會開始?什麼時候會出現第一個影像?但是,觀眾真正的期待是一段完整的故事,而不 是單一的畫面。突然間,銀幕出現單格的畫面。

在這一瞬間,觀眾的腦子裡頭還是停留在空白的狀態,因為在裡突然出現的畫面没法一下子啟動思緒的同步運轉眼前的畫面和心中的之間出現了 一道裂痕。不過,在卡内提的文字世界裡,這一道裂痕會駐留一段很長的時間。在某些讀者的身上,這一道裂痕甚至會永遠地存在。 這時候,原放映室的工作人員走出工作房,告訴內湖辦公室出租裡面的観眾影片壞了 ,所以只能用另外一部影片來取代原來的電影。這一刻,眼前出現了 一幕影像:在書店裡,讀者把卡内霞《目光的遊戲》放回書架,然篇出另外一本書出來。一瞬間,我突然驚訝地發現,譯者為作者舆讀者之間建立起來的橋樑竟然跟蛋殼一樣,那麽地脆弱。 譯者本身是個信差,借用自己的文字,把作者的傳遞給讀者 ,或者,我們可以這麽 説,譯誉疋個幫作家寫信的郵政人員,細心地呵護這一段的傳送。翻譯包括三個層次、在轉換成另外一種語文的時候,如何忠實地把原著的以及語士一的碌養表現出來。譯 者並不能憑自己的,寫一些與原文没有關係的句子。因為文化差異的關係,所以,譯者 必須考據一些不明確的地方,盡量減少關鍵字行銷讀者閲讀上的障礙。二、翻譯本身就是種詮釋〈一般所謂的釋義〕,這一部分牽涉原文的理解與轉述,如何成功為與讀者之間架上一座感情的橋樑。三、翻譯本身是種特殊的文字創作.,換句話説,譯者不止是原作者的「影武者」,同時,在可能的條件下,展現自己對文字的碌養舆創意。理由,單,没有讀者會認同没有創意或者没有的文字。所以,一篇好的翻譯應該可以體現上面三種的文字層次。 當然,譯者的文字必須盡量通順,但是,不能只為了句子通順,犧牲翻譯真正的要求。事實上,當卡内提還没有完全投入到寫作的工作之前,也是從事翻譯的工作。 或許,一般人會把這一本書看待成作者的自傳,但是,書本的内容和一般的自傳有很大 的差别。書中分成許多不同的章節,而且章節之間不連貫,似乎也没有緊密的連帶關係。作者描述了 一些自己和一些藝文界名人的交往,但是卻没有倣更深入的描繪,而且没有交代往後更深一層的交往。如此的寫作風格並没有強烈的論文翻譯故事性,或許,讀者覺得,文字的描述很繁瑣.,甚至認為,這是没有意義的文字。舉個例子,他提到爾這一位作家,但是,並没有詳細地描述他的作品,以及自己對這些作品的感想。剛開始,我也覺得,這些描述是片段性的,没有深刻的。

不過,後來,我才慢慢地領略到文字背後隱藏的月老創作企阖。相遇的開始常發生在一瞬間;然而,這一瞬間的發生好像大樹的種子一樣。如果我們把人際關係與人生的際遇看待成為一種生命的話,那麽,這一顆種子是生命的開始。假如我們楚元整地敘述人際關係背後的的話,那麽,必定得對這一瞬間的發生做細腻的與完整的描述。所以,如果人與人之間的相遇是種生命的話,那麽,卡内提對每一個章節的描述都在交代一段生命的開始.,這個人性的種子如何被深植到土地裡,又如何得到水分的滋潤。 話説,人與人為什麽會相遇?在什麽情況下,人際間的關係獲得真正的開始?當時的真正景象是怎麽樣的?時空又會造成什麼樣的因果?他的描述是仔細的,但是,並不是没有任何意義的。每一個章節好像一幅畫,總是有個特殊的搬家主題,但是,像一幅水彩寫生畫一樣,主題並不是單獨存在的.,在主題旁邊,有次要的主題以及没有關聯性的事物。這時候,完整的描述可以創造出語一曰另外的一種可能性,話説,如何用語〗一一 的可能性描繪出具體的實象,這是描述本身養的層次.,語言的描述應該是一幅具體的圖畫。俗話常説,文字是活的:這一句話意味著,當讀者閲讀生動的描述的時候,就好像在自己的面前出現了 一幅活生生的圖畫。在閲讀深刻文字的過程當中,一幅一幅活生生的風景畫也會自然地呈現在眼帘前面。但是,這樣的閲讀感受必須由讀者自己去經營。事實上,整部書給讀者的感覺像是走進一家藝廊,而且這家藝廊裡面正展示著一位年輕畫家在某一時期的作品.,每一幅畫有獨立的主題 ,它和其他的圖畫並没有直接的連帶關係,但是,我們卻不能説,室內設計之間完全没有任何的關係.,我們可以看到畫家的成長,他的表達方式以及表達的内涵。此外,書中每一個章節給讀者的領會應該就像一幅展現文字詩意的風景畫一樣,而作者繪畫的風格則是連接不同主題的橋樑。

或許,卡内籠文字没有聳動的故事與駭俗的情節,但是,他的是很深刻的生命經 驗-,文字舆真實的會議桌經驗囊是致的,而不是虚構的。他的文字是種没有悔恨的堅持,然而,他的文學生命也是如此。當他下定決心,從事文學創作的時候,那幾乎等於放己的博士,因為兩者間没有釅係。經過了時間,他丈元成第一部小説《迷惘》:這時候,他才面對真正的挑戰,因為小説的完成舆它的出版是兩回事。經過了五年的時間,這一本小説才以書本的形式,和世人見面五年並不是短的時間,話説,了五年,這一份勢自己的的認定正地有了具體的成果。有時,我們會問自己,是不是走錯路了?這值得嗎?如果不值得的話,那麽,為什麽不放棄呢?即使它是值得的,但是,誰可證,自己的努力可以得到最後的成功呢?經過了五年,在卡內提的身上,努力與執著才真正實現自己對生命的期許。但是,這一刻,自己的成功並不是没有陰影的。他的肉體與文爭生命是自己的母親.,這一刻,創造這一顆團體制服種子的生命卻凋零了 。 這一股對母親的真在一個人的心裡面.,或許,卡内提的文字可以録我們,怎麽樣理這一份對生命的感動而且這樣的竊竊私語卻總是發生在那麽可怕以及毫不妥協的威脅下,而且這股威脅總是在最後的一刻鐘才爆發出來。不過,這些對話和受到威脅的人有著密切的關係話説,災究還是没有辦法避免的。事實上,這是人己造成的結果,況且他們也没法置身事外。這些人已經作出autocad許多的努力,而他們的努力是那麽地獨特,那麽地引人注目;所有的努力不過是為了告訴世人,堕落是自己應得的。自從我把原罪的火種點燃以後,我覺得,所有正在談話的人都是罪惡的,就和我本人一樣。但是,如果人性的罪惡不是來自本性的因果的話:話説,當世間下没有一件物種是自由的時候,那麼,其他的人類一定持自己過去的模樣,而且絲毫不會有任何的改變。他們存原來的聲音、原來的纟以及原來的處境。

然而,這些都是屬於他們舆生俱來的本性,這是没法改變的。或者,我們可以這樣説,這些是事物原來的面貌,而且和人豸存以及吸收的一事一物之間並没有任何的關係。他們的所有作為不過是為了結算出一張制服訂做賬單,一張生命經驗終結前的明 。除此之外,他還用驚瓦斯來填充原躁的心靈。每一幕都可化成以讓人性停止呼 ,然而,他總是想保存自己對事物的熱情,並且借用這個方式來捕捉這一幕場景,雖然,這股熱情已經成為没有意義的作為之下唯一殘留下來的形骸。最後,每一幕場景都會隨時因為落幕曲的養而結束。 在義大利的龐貝的牆上,他用非常急促的速度與非常大的字體,把世紀末的處!繪下來。然而,這麽潦草的文字和塗鴉並没有什麽兩樣。如此的行為像是蘇美島火山爆發前,或者地震掃蕩脆弱生命前的準備工作,人們可以察覺到,他的畫筆是如此地急促劃的行進之間,他根本没法挽留住任何的記憶,任生命的球藪,他只能立刻記錄下一瞬間前即將發生的事件急促的場景不過是描繪短暫記憶的素描。這樣的彩繪也描述人們剛剛完成的行為;人們的工作舆環境會怎麽樣隔離開來。世俗的人類没法意識到眼前一步步逼近的命運,每天日常生活的呼吸造成了令人窒息的氛圉,人們為什麼得如此急促地呼吸呢?因為當空氣被真正地呼吸到肺部裡面之前,還帶了 一點點自己的意義以及急促的 。我把一幕一幕的描紙上。每一幕驚獨立的,聲他的没關係但是,每一幕都會力的落幕曲而結束。因為永無止露落幕曲的存在,會讓一些場景與其他的場景在一起。如果今天我嘗試重新收拾起這些殘留海外婚紗場景,那麽,它們會次世界大戰首次大森炸的夜晚一樣,在没有預警之下的睡夢中爆發出來;活像一場永遠不會結束的夢魔。

一幕又一幕的場景.,它們的數量是如此多,好像在跑步中速寫下來的景象。這樣急促的 速度好像魔鬼附身一樣地目不睱接。每一幕場景往落幕曲終了的方向奔馳.,當一幕場景剛結束的一刹那,新的一幕馬上誕生,的seo場景裡頭,另有一批人會扮演完全不同的角色,不過,和上一幕場景不一樣的地方是:這股左右生命前進方向的落幕曲不應該預言這一批新演員最後的宿命。這裡好像刑事法庭一樣,在完全没有選撣的情況下,每一個關係人都必須接受命運的審判。判刑最重的犯人是那一個剝奪别人生命權利的人。當這一位重刑犯對塵世不再留戀的時候,他會一下子走開。他是這麽樣的一個人;他可以看清楚,這些人們的軀幹裡頭並没有一點的生命訊息。他會先撫摸這些人,眼睛注這些慢慢走向刑場的死刑犯,然後,立刻遠離這些行屍走肉。他會這些人的耳語;那些在耳朵裡永遠迴繞的竊竊私語。 然後,他會再把聲音傳送給别人;那些同樣由「没有意義」所形成的。同時,當找尋自 我的聲音發出威脅,並且試圖榨出他的腦漿時,那麽,在生結以前,他會以最急露筆 劃,將這一幕場景抄寫下來。 這個禮拜中最讓人難以煎熬的是位於哈根貝克巷的翻譯社房間。我已經陪同伊森聖壇的版畫印刷很長的時間了 ,在這個地方,我和這一幅畫共同生活了 一年多。對我來説,這幅畫像伴十字軍東征殘酷的冷漠以及破碎的細節.,慢慢地,這幅畫像是蜕變成為我的血肉。當我在寫小説的時候,它的位置似乎永遠是正確的。它逼我,往相同的方向前進,像是毫不留情的毒針一樣。不過,這是我「願意」忍受的毒刺,事實上,我没法,它們的存在,但是它們還是會無時無刻地出現在我的眼界裡。它們已經成功地灌注到舆自己毫無關係的人體之中。這些受害者的樣子是如此地怪異舆不協調,,好比我們把漢學家的舆耶穌基督的苦皿在一起比較。不過,我總是感受到某種感動,它的存在把這本書裡面的章節與版畫口在一起,話説,這一股就是我掛在牆上的版畫。我對這些版畫的需求是如此地強烈,所以,我没有没法,其他的die casting物品可以取代它們的存在。無論如何,這是我絶對堅信的事實,即少有珍藏的書本,也没法取代這些畫的存在。

當圖書館舆漢學家燃燒成為灰燼的那一刻,發生了没有辦法理解的相親事情,話説,事件的發生是我原本没有預料到的。葛林内瓦爾德利用我的懺悔,又重新贏回他的生命經驗。當我没法再寫小説的時候,畫家不只是為他自己,駐足在聚牆壁的角落-,同時,他也挺立在沙漠中,也就是我所創造出來的沙漠.,如此地孤獨,他挺立的站姿是唯一産生功能的形體。每當我回到家裡,房間的牆壁竟然會讓我感到如此地驚訝。所有會讓我感受到威一事一物,都會強化了葛林内瓦爾德的生命力。 在這段時間裡,閲讀已經没法幫助我了 。我不只是喪失了宣誓自己對書本的權利, 因為一 , 裏強自己,赢中的罪還,德國畫家,是伊森海默聖理版畫的作者。 伸手拿出一本書的時候,這樣的罪惡感並不會因此而消失。即使我再一次地強迫自己,靜下來看書,心裡面對自己的,仍然存在,心中的惡靈並不會像書本一樣被燒成灰 燼;不久之後,對書本的厭惡已經到了讓自己無法接受的地步。此時,以前我最拿手的東西以及過去最得我歡心的搬家公司事物,竟然讓自已感到無比的。這一天傍晚,我失去了所有對人性的知覺。在憤怒之下,我把斯湯達爾的書本丢到地上,,話説,我没有把它放在書桌上面,雖然這一年來,他的書無時無刻伴我的寫作。我親手造成的失落咸養然讓我懷疑自己。從那天以後,我再也没有拾起這本書:相反地,它永遠地板上面。有一次,我突然有個非?怪的念頭;我把之前没有意義的舉動和果戈里放在一起比較。這一次的經驗是那麼地怪誕,甚至連!《大衣》都讓我覺得是愚蠢與隨心所欲的。此外,我還問自己,到底這齣驚的什麽地方可以囊那麽棄載。秦織我個人對生命糧的熟悉事物中,没有一樣International business center物品可以任何幫助。或許,在焚燒書本的過程中,我已經把所有舊的東西毁了 。或許,這些書本都還擺在原來的地方,但是,它們的内容早已成為烈火的灰燼。

在我的心靈裡面,已經没有任何生命的訊息。所有試圖將灰燼復原為生命的舉動,都會讓我感到憒怒;我只能抗拒所有死靈的復活。經過幾次悲慘的失敗嘗試之後,我的手不會再拿起任何的北海道書本。書架上擺著已經念過無數次的書籍,但是,我卻没有再碰觸過它們,好像這些書本已經不在上面似的。我完全無視於它們的存在,而且也不手將它們從書架上拿下。圍繞在我四周的沙漠已經完完全全地包圍住垂死的心靈。 當時心如此的低迷,簡直没,人生的竟然可以比狀態更悲慘。 在這樣的情況下,一件不明確的形體讓我發現了救贖的希望;它是原本被我擺了很久,但卻從來没有碰觸過的一本書。這是一本字體很大,而且編排很寬長的書;這本畢希納作品集的外皮是黄色的。所以,當它被擺在書架上的時候,人們很難着它的存在。它就擺在克萊斯勒四集一套的全集旁邊。如果我説,我没有看過畢希納的cad書,似乎讓人難以置信,但事實的確如此。當然,我是知道,他對文學史的影響有多麼重要。而且我也並明瞭,他會對我個人産生無法的影響。當年我在伯格俾大街的維也納書店買下畢希納的這本書,然後把它帶回家,順手放在秦醫全集旁邊在這個地方,我認清楚一件事實.,令人無法理解的相遇常屬於生命中最重要的經驗;而且這些經驗時常需要經歷長時間的自我準備。重要的事物可以是一個地方、一個人,或者它甚至也可以疋一幅畫;畫的重要性正如書本一樣。在我們居住的地球上,有些城讓人如此地痴狂,好像因為命運的安排,從誕生下來開始,一個人就必須在這些城市盡所有人生的歲月。如果我把這些城市列出一個表,那麽,整個表可以有上百個室內設計選擇。但是,我總是避免依照列表的順序,來選擇旅行的目標,因為我奮,當我拜訪一個新的城市的時候,自己會繞著整個都市 。

這時候,在内心裡,與這個城市相遇的意義也會身體的而提昇。這樣意義的昇華是無法形容的,或許,人們可以這樣説,因為它的存在,我才會到這個世界上來:如果期待來臨的章義不再存在的時候,那麽,我的軀殼裡早已經没有任何的生命訊息。有些人是自己很喜歡的,我很喜歡聽到婚友社講話的聲音。這樣的人是那麽多且無法,他們的數目同心裡的那麽多的慾望一樣。或許,人們可以這麽説,不管乍凝樣,我還是無法比本人更了解他們自己。不過,我總是會避免看到呈現在他們身上的圖像。 除此之外,我還得消滅任何一個影像;任何一個由視覺提供的影像。所以,我必須接受一個特别且合乎情理的林零:我不可以看清楚他們的臉孔。除此之外,世界上還有另外一些人,許多年來,在同一條道路上,無數次和他們擦身而過。我會思索這些人,因為對我而言,巴里島的存在就好像謎一般神秘,一個會讓我放棄找尋答案的謎題。我從來没有跟這些人交換過任何一句話,總是沉默地繞過他們的身邊,就好像他們,悄地走過我的身旁一樣。我們都互相用疑問的眼神方。我們雙方的嘴巴也都緊緊地閉起來。在心裡面,我會到底乍藤進行第一次對話,二的襲會讓自己感到莫名的興奮.,我在一糧的相遇裡,多少没法期待的意外之喜會碰撞出來呢?最後,世界上還有一些人;幾年來,令我深切愛戀的人,雖然,他們絲毫没有察覺到我對他們的愛。我的年紀會越來越大,年華會逐漸遠離燦爛。所以,在我的眼前,最後一定會出現一些没有意義的幻覺,到那時候,我會向他們告白,述説我對他們的摯愛,雖然我整個人生一直都活在一個空間裡,在這個空間裡頭,我的思緒只是一直在靈,如何去面對這一刻的轰。如果我没嘉法為未來的這一刻作好準備,我願棄會議桌的權利。當我認真地檢驗自己的思緖的時候,我可以更清楚地認清一件事實:這些自己深愛的人比突來的驚喜更重要.,驚喜就空裡驟下的雨滴,當人們抬頭往上看的那一刻,雨點刺痛了那一對頓時無法辨别對象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