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功德

Uncategorized

當然,我寧願七分之七或者百分之百,將這些功德都給我父親,但我除了遵照父親的交待辦事外,能給他多少功德,我是無能爲力的。俗云:不經一事,不長一智,一點也沒錯。父親走得太突然,也想不到台北市亡故的人如此之多,台北市立搬家公司停屍間的冷凍庫早已爆滿,有些遺體只能用乾冰暫置於停屍間的走道。由於父親遺體發現時已過了幾天,必須低溫冷凍才可,幸好殯儀館解剖 室的冷凍櫃還有一空位,可謂是天助也,若遲一步則不可想像。 再者,殯儀館的靈堂也都排得滿滿的,尤是是黃道吉日,早就被排滿了 ,台北市立殯儀館大大小小十幾間靈堂,竟然都被預訂一空,原先請人看好的幾個日子,沒有一天有空的靈堂可用。所幸,後來找到元月十九日下午有一個空檔,原來這天並非大吉日,但擇日的友人說,這天正好適合父親入殮火葬,反而第一 一天的撿骨進塔更是最適合的吉日,就這樣決定了之後,原本因公不能返台奔喪的太太(她是長媳),和正在上課期間的一 一個兒子(大兒子是長孫),也正好碰上元月十七、十八日是假期,只需請一天假十九日當天)即可返台奔喪。更巧的是,當他們返抵台北以後,從電視新聞得知,元月十七日清晨,洛杉磯地區發生六,六級以上的大地震,我們全家都在台北,免除了 一場驚嚇,好像冥冥之中,父親在天上照顧我們一樣。大兒子說,一定是阿公知道洛杉磯會有大地震,才把我們全部叫回台北的。元月十九日出殯當天,下著毛毛細雨,眞是天也同悲。所幸沒有下大雨,父親的一些同窗好友,雖然年齡也都不小,幾乎能來的都來了 。我在台北的一些老朋友、老同事、老同學,有的多年未見面了 ,得到消息也都趕來,非常令我感到安慰。親友方面,更有遠從台南、高雄、台中、嘉義專程趕來參加的。 當天中午十一時卅分入殮,一時1 一十分家祭,一 一時十五分由普門寺的四位法師誦經,一 一時三十五分公祭,三時整發引火葬,但因等候火葬爐,等到四時左右才火化。我們一直等到棺木送進編號第八號的焚化爐後半小時,才離開火葬場。第一 一天和殯儀館的人員約好,他們早上八時一上班,我們家人第一個撿骨,因爲要趕著將父親的靈骨送到台南市崇孝靈骨塔,而且必須在中午一時以前送到進塔〈看時辰的關係)。從台北到台南,搬家順暢時最少也要四個小時,只要一阻塞,則中午一時以前絕對到不了 。

追思亡者

Uncategorized

如亡者平常樂善好施,禮佛唸經,得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親友在七七之中再爲其做佛事,則可助其蓮位的品級升高,早日成佛;如亡者只能投胎轉世,則可使其來生身體健康,事事順利,所謂的「好命」。爲人子女者,當父親臨命終時,無法「隨侍在側」,內心之痛苦,實非語言所能形容,既無法在生前爲其頌經唸佛,則在七七期中,爲其吃素唸經,也是唯一能爲父親所做的最後一件事了 。我是天主敎徒,大弟是基督敎徒,這時候也顧不了不同宗敎,是否有禮儀或信仰上的衝突,都決定遵照父親的遺命,在七七期間,六個兄弟姐妹,摒除葷腥,全都吃素,每日搬家,每個七期,都請佛敎法師爲父親亡靈上香唸經。 臨上飛機前,寄了一封短信給神父,吿之回台奔喪及父親信佛之事,也算是誠誠意意地報備了 。佛敎不准殺生,所以佛敎的喪禮,不祭拜五牲,只拜素菜、青果,只點香拜懺,也不焚燒紙錢、庫錢、冥紙、紙房屋、紙汽車、紙冰箱等,也不鼓勵在吿別式或送喪時大聲哭啼,或播放哀樂,吵得左鄰右舍不得安寧。 台灣民間採行的一些喪葬習俗,例如爲亡者焚燒紙糊的房屋、汽車、冰箱、沙發,等,其實都無關宗敎信仰的,也不是古代流傳下來的(古時候那來的汽車、冰箱?),起先可能是有些專辦葬儀的業者,想出來的商業花招。更有甚者,聽說還有擺野台戲、跳脫衣舞的,簡直把辦喪事,當作辦慶祝會了 。「慎終追遠」是中國人傳統的美德,但其重點應該是追思亡者,而不是讓未死的人來擺門面的,,更不是爲亡者花那些冤枉錢,就能助亡者升天的。 佛敎主張,骨肉至親爲亡者拜佛、供佛、唸佛、求佛,只要非常地虔敬誦經拜懺,必能使亡者得到最大的利益。每一個七期,如能請出家的僧尼法師來做佛事超度亡者,則不但對亡者有很大的幫助,也可以安慰一下親人對亡者的懷念之心。其實,「地藏菩薩本願功德經」中說,若由活人爲亡者做功德、超度,亡者只能得到其中七分之一,其餘的六分功德,仍由做搬家公司的活人所得。這段經文的原意是,死後由活著的親人代做功德,不若自己活著時多做功德、善事來得有效。另外一層意義是,當親人亡故時,你幫他做佛事、積功德,雖然只有七分之一能給亡者好處,但是,做佛事、做功德的人,自己卻可以得到七分之六的大部份,因此,你不但爲亡者做功德,也是爲自己積功德。

佛國淨土

Uncategorized

住在舊金山的一 一妹夫硏判情形不對,打長途電話到淡水別墅請管理員找鎖匠開門入內,才發現父親已經過世幾天了 ,這時候,台北的三舅父也趕到了淡水別墅,但已經是天人永隔。住在高雄的大妹和妹夫,立即搭飛機從高雄趕到台北處理善後。母親和小弟也於當晚,從洛杉磯搭機趕回台北,二妹、大弟也都在第二天、第三天分別從舊金山和德州趕回台北,我則因要安排公務及財務調度,於四天後才趕回台北奔喪。小妹則因剛剖腹生產出院,不適於搭飛機,決定叫她不用趕回去。這期間,一直遵照父親交待的小冊子所寫的方式,電話遙控在台北的大妹,要她如何遵照辦理。 這本小冊子寫道:「人死之後的去向,有三種設計力量來決定他的上升或下降:隨重,隨著各自所造的善惡諸業中的最重大者,先去受報。隨習,隨著各自平日最難革除的某種習氣,先到同類相引的環境中去投生。隨念,隨著各自臨命終時的念頭所歸,而去受生六道(天、人、神、鬼、畜、地獄)或往生佛國淨土 。」父親每日唸佛,就是希望死後能往生佛國淨土 ,不希望再墮入六道輪迴中去投生,因此,他在小冊子中講到「臨命終時」的那一段,特別劃上紅線。這一段文字,是說明人臨命終時,根據「隨念往生」的道理,最怕家人在旁哭哭啼啼,影響臨命終之人,起貪生怕死之心,或者戀眷家屬親友,或者捨不得產業財物,而心慌意亂,不能一心念佛,只有增加痛苦和下墮的可能,反而無法往生佛國淨土 ,而重入輪迴投胎轉世,再嘗人間疾苦。看到這一段時,一時無法理解,特請敎哈仙達崗西來寺的一位法師,她說,你父親就是怕你們打擾他,才選擇一個人靜靜地等待佛祖來接引他。她說,你父親能得善終,是三世修來的,是很不容易的,千萬不必難過,只要遵照他的指示,依照佛敎的禮儀幫他料理室內設計即可。 有一位對佛理素有硏究的友人,知道父親過世時,朝左邊側臥如眠,特用毛筆寫了張小卡片給我母親,小卡片寫道:「左(龍)側往生極天無上界,右(虎)側往生中天極樂,此乃圓修三世,造功立德,功果圓滿,意識清明,立渡般若。」父親在小冊子中的另一段提到「中陰身」的記載也劃了線,文中說明中陰身的時間,通常是四十九日(即人死後的七個七天期),在這期間,親友爲亡者做佛事,或爲亡者做功德,則對亡者的升天或投胎轉生,都有很大的幫助。

錐心之痛

Uncategorized

因此,當父親交待我要用佛敎禮儀來爲他處理後事時,我只想到,也許父親擔心我會用天主敎的方式爲他辦後事,所以才明明白白的交待我要如何如何,並沒有想到他已經在準備走了 。之後,那本「小冊子」就一直放在我的公事包裡,我一直不敢,也不!出來細讀。一直到那一天,當妹夫來電話證實爸爸已經走了時,我人正在舊金山的旅館裡,陪太太參加她公司的主管級會議,這時才想到要趕快拿出那本小冊子來看看。卻發現那本室內設計小冊子放在洛杉磯辦公室裡的公事包內,連忙趕往機場搭機飛回洛杉磯,直奔辦公室找出那本小冊子來過目,這才發現,書上重點的地方,父親都劃上紅線,提醒我務必要照辦。那時候,只是一陣自責,爲什麼不早拿出來看,或許就會知道父親的暗示,而對他的行蹤特別小心,也許可以避免他一個人到淡水別墅去,或許他就不會這麼就走了……陣胡思亂想,一陣陣悲痛,那種痛,只能用「錐心之痛」來形容。 最後一次跟父親通電話,是一九九三年十一 一月十八日下午,大約是父親逝世前十天到十二天左右,我向他報吿小妹順利剖腹產下了 一對雙胞胎的事,吿訴他母子均安,他直說:那就好,那就好,並告訴我,他訂好了元月廿二日的機票,準備到美國來看剛滿月的一 一個小外孫。想都沒想到,這次通話,竟成爲最後一次的通話。後來幾天,由於小妹在臨出院前,莫名其妙地發現腹內出血,緊急輸血一千西西,而且還幾度很危險,那幾天,我都不敢打電話回台北,生怕他老人家知道了會擔心。母親原來是跟父親住在台北的,爲了照顧小妹的生產,她才到美國來照顧小妹的。在台灣,除了大妹住在高雄,其他的弟妹都旅居美國,因此,母親要來美國時,我們都建議父親一起來,但父親就是不肯,他說,他不要一起來,這樣母親才能好好照顧小妹,等小外孫滿月時他才來。小妹一住院,就住了十幾天,等到病情好轉可以出院,我想到打電話通知父親時,台北家裡沒有人接電話,第二天,住在高雄的大妹打電話來說,父親說好十一 一月三十日要到高雄的,卻沒出現,她也打電話給一些較親近的親友,問父親是否去過他們那裡,也沒有人看到他。這時,心想大事不妙,趕緊要大妹請台北的三舅父,找鎖匠到和平東路家裡,開門進屋看看,卻發現屋內空無一人。

轉往香港,在香港待了 二天,辦完業務後,就直接飛越太平洋,蛊作者於1993年5月4日在僑委會的安排下,與北 美、歐洲新聞傳播媒體代表一同晉見李登辉總統, 與李總統握手合影。《照片由總統府提供)作者(右)1993年5月3日拜會台灣省政府時,在中興新村 省政資料館,與新上任才三個月左右的省主席宋楚瑜(左) 合影。(照片由西雅圖華聲報社長符湘「小」册子與「大」佛事 吳宗錦這是一本非常不起眼的「小冊子」,大部份人拿到它,看都不會看一眼,或者還會把它扔掉。可是,對我來說,它卻是一本非常有意義,甚至可以說是我這一生所看到的關鍵字行銷書中,對我影響相當大的一本「小冊子」。別看不起這一本小小的冊子,才六十八頁厚,卻幫助我渡過喪父之痛的悲哀,安定我心慌意亂、不知如何是好時的心情,並指引我正確地去面對生離死別的錐心之痛。我父親生前晚年成爲虔誠的佛敎徒,他嚮往佛經中所形容的西方極樂世界,他深深地體會了人生的無常,也深受人生中,生、老、病、死和其他煩惱與痛苦的折磨,他深信修道成佛的眞理,不想再落入「輪迴」的因果,不想再忍受來生做人的悲苦,他每天唸佛打坐,希望能往生極樂世界。 他是在睡眠中無知無覺地過世的,享年只有七十三歲,算不上高齢,但卻是在安詳中仙逝,面向左邊側臥,被子蓋好好的,而且沒有打擾任何人,也不讓任何人打擾,就那樣靜靜地走了 。我們發現他死亡,是在他老人家逝世幾天之後。是在電話找不到他,也沒有親友見到他的情況下,找鎖匠開鎖,進屋才發現他老人家一個人跑到淡水別墅自宅靜悄悄地走了。通常,親人亡故,至親的人會有感應的,或者會入夢,但甚至在爲他辦理後事期間,他也沒有來入夢,我們兄、弟、姐、妹六人,竟然沒有一個人夢到過他。大概是他走得很安穩,所以不想打擾任何人。 記得我最後一次見到父親,是父親亡故前約八個月,即去年〈一九九三年)四月底,因僑委會安排返台晉見李登輝總統,父親特地到我下榻的旅館等我,一見面,他老人家就拿一本「爲什麼要做佛事,人生最大的一件事」的seo小冊子給我,他對我說:「宗錦,我百年之後,你們一定要照上面所說的方式爲我辦理身後事,否則,你們就是不孝!」我當時翻了一下,一看是關於倡導用佛敎方式來辦理喪事的書,只覺得內心一陣悸動,卻無法細看下去,只回答父親說:「會啦!我一定會照您所要求的方式去辦的,請放心!我是領過洗的天主敎徒,是在結婚前一 一天領洗的,因爲我的太太(當時是未婚妻)是天主敎徒,當時是爲了她希望在台北的聖家天主堂,舉辦一場純天主敎式的婚禮,所以必須在結婚前領洗。

後來,我又注意到,鄕下地區不但三合院變成洋樓,有很多洋樓前,還停放著小轎車昵!現在,鄕下不光是鐵牛車啦!小轎車也很普遍。看來,台灣錢不但淹腳目,簡直淹到肚臍了。火車愈往南部,讓我驚訝的網頁設計也愈多,台中也好,彰化也好,嘉義也好,台南也好,更不用說高雄了 ,高樓大廈一幢、一幢地聳立著,讓我認不出來那裡是那裡,更不用說跟我記憶中,這些城市的老舊市容相比,是完完全全對不攏了 。 車到高雄的時候,除了高雄火車站,還依舊是記憶中從前的模樣外,一出車站,也是讓我完全無法跟記憶對照起來。高雄的變化更大,五十層的高樓都建起來了 ,聽說正準備建造一幢一百層以上的超高建築,想奪下世界第一高樓的記錄昵!次日我大妹夫,開車載我父親、母親和我,前往橋頭公墓,去拜祭我袓父、袓母的墳。到那裡,我是一點也認不出來,簡直變成亂葬崗了 。父親找了半天,才找到袓父、袓母的墳。現在我袓父、母的墳,正前面、左邊、右邊、左前側、左後側、右後側,都有墳墓,新墳、舊墳都有,亂成一堆,而且雜草叢生,墓碑都被遮蓋看不見了 。看到這種情況,心裡非常的不舒服,更覺得非常對不起我祖父、袓母在天之靈。我們順道前往我外袓母安放靈骨罐的佛寺,在澄清湖旁,環境優雅,燒了香拜過外袓母的靈位後,讓我想起來,爲什麼不把我袓父、母的靈骨,也撿骨安奉在靈骨塔,總比任其荒置在亂葬崗要好得多了回到高雄後,我把我的想法,提出來跟我父親商量,我母親說,恐怕要花不少錢。 我說,錢的事不用擔心,我會全數寄回來。我父親說,等找懂風水的人來看過之後,再做決定。之後,我趕回台北趕返洛杉磯。這一趟的故鄕之行,我所見到的「故鄕」,跟我記憶中的「故鄕」,是完全不一樣了 。這是我出國十年後,第一次回到台灣南部。而這十年,正好是台灣政治、社會、經濟等各方面變化最大的十年,這也難怪我所見到的網站設計,與我記憶中的,是完全不一樣的故鄕了。〔一九九四.二 ,九)「總統關愛的眼神」是現任考試院長邱創煥,一九九〇年還擔任省主席時,説過的一句名言。我是台南人,小學三年級搬到高雄,在高雄住了十年;上大學後,在台北住了十八年。對我來説,台南、高雄、台北都是我的故鄉。廣義來説,台灣就是我的故鄉。

台灣經濟

Uncategorized

大家在即將分道揚鑣前的這個晚上,有人爲了要平衡報導,特地安排彭明敏敎授到飯店來,跟大家見面聊聊,。但這已經不是僑委會的節目了 ,有的人已經趕著返回僑居地,有的則被親友接走了 ,因此,留下來參加的人,大約只剩三分之一 。大家對這位可能會被民進黨推出來,競選第一任民選總統的政治人物,很好奇,也很關心,也跟他談了很多宴會廳問題。結束了官方的行程後,我特地安排了一 一天的時間,南下高雄,到我祖父母的墳前拜祭。因爲,在決定接受僑委會邀請之後,我連續做了一 一 、三次夢,夢見我祖母很生氣的樣子,雖然都是一些小時候的情景,但是夢醒時,都還很清晰。我祖母過世已經三十幾年,我已有很久沒夢見過她老人家了 ,怎麼這個時候會夢見呢?我覺得很奇怪,後來,我才想到,可能是我太久沒到我祖父、母的墳前去掃墓了 ,所以祖母托夢給我,要我回台後,到她老人家墳前看看。我回到台北的第一晚,就跟我父親提到這個夢,請我父親安排在我結束官方行程後,南下高雄,探望一下祖父、祖母的墳。 我父親爲了安排掃墓的事,特提早南下,住在高雄我大妹家等我。我和母親,搭莒光號火車南下。我大概有十幾年沒坐過台灣的火車了 ,想重溫一下舊夢,特別捨汽車而就火車。第一次進入台北火車站,看到火車站改建一新,鐵路也移入地下,很爲國家的進歩感覺到驕傲。可是,當莒光號列車一進站,我看到那破舊的車廂,以及車廂內一點也沒有改進的老舊設備,我失望了 。同車的乘客,非常的少,整個車廂,還坐不到十個人。也難怪車廂設備無法改善,台灣現在坐火車的人少了 ,因爲擁有汽車的人多了 。 提到擁有汽車,在台北時,有一件事讓我很不懂,就是路窄車多,大家只好到處違規停車,不但有雙排停車的情形,還有快車道上停車的情形,讓原本已經夠狹小的馬路,更形擁擠了 。如果再不限制小汽車的數量,或者增建立體停車場,解決日式料理的問題,有一天,台北的交通恐怕要癱瘓了 。莒光號經山線一路南下,途中停靠的車站很多,但搭乘的人,並未增加多少。望著車窗外兩旁的鄕村景色,讓我很訝異的是,現在連鄕下地區,也蓋起洋樓來了 ,古時候的那種三合院式農舍,已經快消失不見了 。顯然,台灣經濟的繁榮,不但讓城市起了變化,連鄕村地區也發生變化。

領袖萬歲

Uncategorized

不知道國內是否也能考慮,讓海外擁有中華民國護照,而且在台原有戶籍的國民,利用申請「通訊投票」的方式,來行使他們的投票權李總統回答說,這是個很好的意見,有關公司設立部門會深入硏究這個問題。由於發言很踴躍,總統機要秘書一再暗示時間差不多了 ,但李總統沒有理會。他說,大家的意見都很寶貴,延長十五分鐘好了 ,讓大家多多溝通。有人問到李總統是否會尋求連任的問題。 李總統答覆說,現在已經不是「領袖萬歲」的時代了 ,而是民主時代,身爲總統也樣,任期一滿,就得回家吃自己。隨後,有人要求總統跟大家合影留念,雖然機要秘書催促說,下一輪的客人已經等候三十分鐘了 ,總統還是笑嘻嘻地說,拍個照沒關係,讓他們再等一下好了 。然後很高興地站到大夥中間,等攝影師拍照。大家對李總統坦率、認眞的表現,以及他的平民化作風,都深爲感動。離開總統府後,大家交換剛才與總統見面時的心得,都一致認爲李總統是一位好總統,他的確是想爲國家做點事的總統,並不是光爲了權位。在車上,一向風趣的「小岳」說,進總統府之前,大家好像都是「非主流派」,怎麼一見過總統,就統統變成「主流派」了呢?被封爲「蓋」幫幫主的謝小姐回答說,大家都得到了「總統關愛的眼神」,怎麼能不成爲「主流派」呢!全車一陣哈哈大笑。見過總統之後,僑委會又安排我們拜會文建會、中央日報、聯合報、行政院、外交部等單位,然後,全部的行程就結束了 。 本來,在拜會行政院時,原安排有行政院長連戰跟大家見面座談的,但到了行政院後,大家才知道,因連院長另有要公,臨時取消了 ,改由行政院副院長徐立德接待我們,他只代表連院長做簡短的致詞,座談也免了 。大夥在回程的車上,有人開玩笑說,大概是連院長知道我們這批海外新聞界的人不好惹,他的辦公椅不好,所以不敢跟我們見面。又是另一陣哈哈大笑。前後九天的拜會行程,至此全部結束。

僑民投票權

Uncategorized

離開中興新村後,北上參觀新竹科學園區,隨即返回台北,準備第一 一天晉見李登輝總統。晉見總統,是此次返國之行的重頭戲,也是最主要的目的,大家可以面對面跟總統交換意見。我們一大早八時卅分,出發前往總統府,總統預訂九時卅分跟我們見面,座談的時間只有三十分鐘。大家都有點興奮,也有點緊張,但也有些失望,因爲每個人都有一大堆網路行銷問題,想要問李總統,也有一大堆意見,想反應給李總統知道,而我們一行一共有一 一十三位,平均下來,每人只有一分多鐘,絕對是不夠的。安排我們晉見總統的僑委會,說明李總統在百忙之中,能安排三十分鐘跟我們見面,已經很不容易了 ,希望大家把握時間,不要重覆別人問過的問題。對於問題的內容,倒是沒有限制,隨我們自由發問。晉見總統時,座次圖是事先排好的。我算了一算,如果總統依照座位順序,一個一個詢問我們意見,我排在第十一位,應該還有機會發問,心裡就比較篤定。我們一行人約在上午九時前,進入介壽路的總統府,然後就被總統府禮賓司的官員,帶到四樓的總統會客室,等候李登輝總統到來。 九時三十分,李總統在蔣彥士秘書長,和章孝嚴委員長的陪同下,準時進入會客室,我們全體起立相迎,隨後,李總統一 一跟大家握手、拍照。在簡短的致詞後,李總統表示,他今天是來聽取大家意見的,要大家不用客氣,儘管發問。由於海外地區,尤其是美國僑界,有很多人對李總統的治國方式和領導作風,都有意見,因此,大家發言都很踴躍。但是,大家都在尊重國家元首的默契之下,與李總統做理性的交談,而總統也很懇切的一 一答覆。 輪到我發問時,我特別提出「海外僑民投票權」的問題。我說,李總統能夠有勇氣倡導「總統公民直選」,海外僑胞中眞懂得什麼叫做「民主」的人,都很佩服;但是大家都很關心,旅居海外的國民,是否也有權投下這神聖的票,尤其這是中國五千年來,第一次讓全民票選國家元首,如何讓海外的國民也能參與,是急待國內有關公司登記單位早日硏究的。我舉美國爲例,旅居美國境外的美國公民,都可以用通訊投票的方式,投下他們的選票。

蹣跚行走

Uncategorized

必須有一個人具有和她一樣的人格,才可以把這一床棺木護送到墓園裡,而且所有的人得對這一位木的人獻上问的敬意,那是没有任何污點的尊敬。這都是同樣的感受,没毫的減退,這也是相同的die casting力量,可以再持續兩個或者三偭小時。在整個過程裡,我看不到任何順從的足跡,或許,它根本不是對死者的球禱,因為在我自己的認知裡,她已經和反抗的掙扎結合為一體。我已經為所有的可能性做好了準備。這並不是上的麻木,我所面對的對象是種挑戰追她額頭上的餘光,我為母親在整個^心開闢一條通往完全的身後世界,我面對著街上蹣跚行走的路人,並他們的侮辱-,我將代霊接受世人的挑戰。 他希望一個人獨處,獨自對她,心中的話語。幾天來,我伴隨在格奧爾格的身旁,因 為我擔心他會發生什麽意外。他請求我讓他獨處幾天,陪伴在母親的身旁,這是他的願望,除此之外,他没他任何的 。他的得到我的信任,所以三天後,我會再回來。這 是她生病時坐卧床上的公寓,他並不願意離開這個住處。他塞椅子上,在過去的日子裡,他都書她的身邊,他向她霞的思念並没有。只要他達誉的雪晶話,對他來説, 母親還是活在這個世上。她的it’s skin聲音已經變得非常地微弱,甚至没有一點氣息,但他還是可以聽見她的聲息,而且繼續他的 。他描述了所有的事件,因為她總是想知道所有的事情,他富述一天裡在自己身上發生的所有事情,的人、指的老師、在醫朋友,以及上撞上的路人。他繼續描述生活周遭發生的一切,往常一樣,當他下班以後,並没有去任何的場所,但仍然有許多的話要講述。他並不會埋?己他為母親所創造出來的發明,但所有的發是種埋怨,那是輕柔、没有任何起伏,以及被壓抑的埋怨,因為,或許不久以後,就没法再聽到這些傾訴了 。他並不希望和母親之間的傾訴就這麽地終止,所以過去所有的一 ?的工作竟蜕變成悲泣的語句。他沉痛的重新喚醒了她的呼吸,在她的口中原來被窒息阻擋的臭氧殺菌話語重新找到一條親情的出口 。他的聲音是内心裡的啜泣;和往日一樣,當他發下重誓,希望母親的呼氣不要阻礙生命的延續時,他的誓詞是那麽地輕柔。他並没淚,因為他不願意在任何的一刻鐘喪失她的身影。